欢迎访问芝罘区创业协会官方网站!
知创业所想 帮创业所需 解创业所难
协会活动
bet36手机
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活动 >> 协会活动协会活动
崔洪福——我美丽的乡村梦(一)
日期【2017-07-07 14:37】 共阅:【】次

 崔洪福——我美丽的乡村梦

                        
有令峻
 
 
车子驶出了繁华的烟台市区,离开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沿着一条忽上忽下的公路飞快地前行,路两边的景物明显地告诉我已到了郊外。大约驶出去十几公里,车子下了公路,驶进了一片玉米地青纱帐中的乡间路。又开了大约三四里,来到了一个农家大院门前。进了院,只见里边像个植物园,确切地说像个热带植物园。院内有高大的芭蕉、荔枝、芒果、香蕉、杨桃、人参果、莲务、黄皮、榴莲、木瓜、酸石榴,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来的树木,足有六七百棵。房门前的水池中,有黄鱼、红鱼、黑背的鱼游来游去。这个院子的主人,莫非是个专门研究热带植物的?可又不大象。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屋内传来。随着笑声,走出一个身材高大上身穿中式疙瘩扣褂子的大汉,身高得一米八以上,体重也得二百市斤。长方形脸膛,粗眉大眼。说话嗓音宏亮。我发现,烟台男人多数性格豪爽粗犷,说话嗓音都很宏亮。我说,烟台男人如唱京剧的“黑头”,个个条件都不错。
这个大汉叫崔洪福。我说你这名字好啊,洪福齐天!
崔洪福哈哈一笑: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年,我的确是越来越有福了。可以前不行,1976年时,有一回全家4顿没饭吃。到了1981年时,全家还经常吃不饱饭呢。
崔洪福说,我老家是莱阳的草场坡村。110年前,曾祖父曾祖母挑着祖父和被褥等用品逃难来到烟台。后来,爷爷靠拉车挣钱养家。1956年12月,我出生在烟台。1961年,父亲下放,到外祖父的村子即现在的黄务镇上车门村安家落户。1971年15岁的我初中毕业后,在家干农活。长到十七八岁时,因外祖父家成分高,想当兵当不上,入党也入不上。我兄妹5个,我是老大。全家9口人,是全村最穷的户。外祖母、母亲身体都有病。直到1980年,家中累计还欠队里一吨粮,2700元钱。
早在1971年5月到8月,我15岁时,到烟台修建公司学了三个月的木工。但那时,做家具往外卖属于“资本主义尾巴”,我学了木工手艺,也不能自己做木工活。1972年春,村里开始整平土地,造大寨田。我在工地上一直干到1976年。从1982年至1984年这一个阶段,我每天早上3点多起来做木工活,自己做家具,有时凌晨1点就起来干,干到6点,再去公社(乡)里的池塘工地“战山河”。打一个橱子,挣13块钱。那时候,我年轻,精力旺盛,浑身是劲儿。当农民,别的财富没有,就是能吃,有劲儿。我到工地上给拖拉机、卡车装石头,一天装37方。两个人装卸。就这样,干了几年,多少也存下了点儿钱,盖了房,欠下2700元的债务,成了家。1981年生了女儿,1988年又生了儿子。
1982年,这时候,上级开始提倡“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了。我看别人去做买卖挣钱,我也想去抓个老鼠试试。咱烟台不是出苹果吗?从1985年,我就天南地北地到处跑着去卖苹果。南到福建、金华,北到哈尔滨、鹤岗,跑了4年。那活也不是好活。跑来跑去,辛苦得很。有时候能挣点儿钱,有时候还赔钱。
我至今记得很清楚。1988年的腊月二十八,我从烟台发了一车皮苹果,去浙江金华。为了防止苹果受损失,我穿了一件25元的军大衣,10元一双的大棉鞋,坐在货车车厢里押车。腊月天,就露天坐在上边。从烟台到金华,如果顺利的话,也要跑四天四夜。我买了些烧饼咸菜,带上几瓶白酒,吃住都在车上。只停车时抓紧下去解个手。在火车上,我睡着了,晚上下起雪来。等我醒了,才发现全身被雪埋住了,双脚被冰雪冻在了苹果筐上,拿不下来了。我取出一个酒瓶子,砸了好一阵子,才把脚上的冰砸开。当时,双脚都快冻僵了。我倒上白酒,使劲儿搓脚,那双脚才没被冻掉。可接下来,还不顺利。火车跑到温州时,铁路上甩车皮甩错了,在那里一停停了十几个小时。等火车又开动起来,到了金华时,错过了卖苹果的最佳时机。苹果好不容易卖出去了,还赔了708元。那一回,如果早到一天,能挣一万。
这时候,我也30多岁了,家中老人孩子都需要照顾。虽说卖苹果挣了一些钱,但也太辛苦了。后来我到了果品公司,村里领导去果品公司把我叫回来干电镀厂厂长。我干了四个月他们又包给了夏家村。后来,通过杨永鹏介绍接触了化工厂。于是,我就琢磨着干点儿别的。开始干的是铆焊维修,这也是我第一次干工业。我买了一些电气焊设备,找了几个人,联系一些活来干。因没有关系,也没有靠山,开头活也不好联系。但联系到一个活,我就给干得漂漂亮亮的,渐渐地客户就多了起来。这期间,我联系到第二化工厂的设备维修,这个工程算是比较大的了。干得不错,渐渐地我也有了信誉。这时,正好村里有个五金厂需要人承包,我就包了下来。镇里也支持,帮着联系贷款。干了一年,效益还行,挣点儿钱,就扩大再生产。村里的村民来厂里干活,还有工资。这个厂还养了几十个人。给村里买了扩大器及电话。
干工厂,跟外界联系也多了。有一天,我联系上了一个维修烟台市区路灯的活儿。我组织一帮人去干了一回,人家挺满意。这个行当,后来就越做越大了。其实,原先我也不懂电,没干过路灯,也是边干边学。在干的时候,我请几个技术人员来当指导。干设备维修,干了几年,效果不错。到了1992年,我就租了场地,办起了工厂。就在家门前,真是困难重重。
1999年,我还承包了村里的农机队,购买了农机,为村民们耕地、播种、收割。农技队还经常去外村外地干活。我的农技队,越搞越大。只三四年的工夫,就拥有了大型收割机、50拖拉机三台、东方红推土机三台、50铲车一台、农用四轮车一台、脱谷机7台。当时有个口号叫“农业损失工业补”。我带着收割机,最远跑到诸城去收割麦子。晚上就睡在麦田地头。因太热太累,也顾不上蚊虫叮咬了。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身子旁边全是牛粪。哎,遭的那个罪,就别提了。
 
上一篇:
下一篇:
05356260476
手机扫一扫
关注微信
全国服务热线:05356260476 商务邮箱:
版权归芝罘区创业协会所有 技术支持:瑞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