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芝罘区创业协会官方网站!
知创业所想 帮创业所需 解创业所难
协会活动
bet36手机
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活动 >> 协会活动协会活动
折翅海燕的起飞——记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的创业者王玲(一)
日期【2017-07-07 14:34】 共阅:【】次

 折翅海燕的起飞

                   ——记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的创业者王玲
 
 
李世英
  
 
坐在我面前这位谈吐文雅、举止大方的中年女士,她的名字叫王玲。现在是烟台市佳新假肢矫形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她的公司坐落在烟台市风景秀丽繁华的地带——烟台山下一条历史悠久的古街上。她的名声,她的爱心,她的为人,在全国假肢界和客户间大有名气。但是,谁也想象不到,十八年前,那场恶梦,竟然差一点毁灭了她的整个人生。
 
 
车祸,吞噬了她美好的年华
 
18年前——也就是1995年11月28日。那是一个黄昏。虽然天气已经转凉,但是美丽的烟台山下,蓝色的大海在轻轻拍打着蜿蜒的海岸;一群群啼叫的海燕在远处的岛屿上空来回盘旋着;一艘艘满载着归心似箭的远航渔船正缓缓地驶进港湾……
此时,在烟台刺绣厂当会计的女工王玲,加完夜班。来工厂接她的丈夫,带着她和女儿骑着摩托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但是,谁也想不到——就在这个黑暗中,有一辆满载水泥的大货车正朝他们驶来。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撕裂的急刹车声——大货车将摩托车上的三个人撞了下来。王玲的丈夫和女儿被撞到几米远的地方,所幸他们只受到了轻微创伤。而王玲当场被汽车挂在车箱上,拖进了车轮下……之后,她就昏迷过去了。等她醒来,发觉自己躺在医院里。看到丈夫、女儿和亲人都用焦急和忧虑的目光瞅着她,才不解地用微弱的声音问丈夫:“我怎么了?”丈夫眼含着泪水说:“刚才出车祸了!”王玲这时才看见眼前挂着输液瓶,液体正一滴一滴流进她的血管里。突然,她的肢体有了知觉,感到一阵阵钻心地痛。她又发现右腿有些异样,忍着疼痛用手一摸,竟然发现那儿空空的,她立刻像被电流击了一下,忙瞅着丈夫问:“我的腿呢?我的腿呢?”丈夫不敢看她,把脸扭向了一边。
现实终于告诉了王玲,这场可怕的车祸,无情地夺走了她的右腿。她突然抓住了丈夫的手,放声地大哭起来。
她才35岁,还那么年轻。她有一个9岁的女儿,还有年迈的母亲。她是一个贤妻良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爱美,爱生活,爱未来。她还曾经悄悄地幻想过,虽然她不富有,是一个普通的女工,但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要好好打理这个家庭,要培养女儿上大学,要叫丈夫从她身上得到更多的温暖和爱,要让这个小家庭一天比一天更好。可是,现如今失去了一条腿,似乎美丽那个词与她再也不接边了,她无法再像一个健全人那样为这个家庭支撑起一片蓝色的天空,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呢?她想到这一切,顿时感到所有的幻想都万念俱灰,她像掉进了一条永远也看不到希望的万丈深渊。
在那一段日子里,她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她几乎失去了生的欲望,甚至想到马上死了好。但是,丈夫和家人一直守在身边,一直在劝说开导她。
她终于慢慢地冷静下来。
她想到了年迈的母亲,想到了爱她的老公,想到了天真可爱又漂亮的女儿。这一丝丝的情缘,这一缕缕的牵挂,使她渐渐地恢复了理智。她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为了家庭,为了老公,为了女儿,要坚强地活下去!”
 
活着,就要插上飞翔的翅膀
 
由于肇事方经济困难,虽然有关部门对事故做出了判决,可是肇事者拿不出钱赔偿。单位又答复是在下班的路上出了意外事故,不能算工伤。因为不算工伤,治疗费得不到报销,一切费用都由自己承担。而治疗加上安装假肢的费用一共需要9万多元。在1995年,这对于一个工薪族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丈夫王守镇心里非常难过。他是一个在部队当了11年兵的转业军人。转业后分到烟台华联工作。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丈夫,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能让妻子安装上假腿,重新站起来,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在那些日子里,却难坏了这个近一米八的男子汉:“到哪弄这近10万元的费用呢?”他们的工资一月才一百多元。王守镇愁得几夜合不上眼,嘴上不停地抽着劣质香烟,从嘴里吐出的吐沫都是苦苦的味儿。他的眼睛也是整天布满了血丝。如果是医疗技术能再造肢体,王守镇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腿安在妻子的腿上。
后来,丈夫的战友跑来看望他们,了解到他们的困难,战友说:“老王,你别发愁!不是还有战友嘛?战友的情,永远是铁打的!我们大家一起来帮你,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叫王玲安装上假肢!”
战友和亲人都一起发动周围的亲朋好友,大家拿出微薄的力量,最后终于凑齐了治疗和安装假肢的费用。当他们把凑来的代表战友和亲人们的一份情意的费用送到王玲和王守镇夫妇手中时,王玲和王守镇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王玲当时心里暗暗想:“大家在我有难之时,给我这么大的帮助、关爱,我绝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决不给政府和家人添任何负担。我一定要自强不息、克服困难,让自己尽快地站起来,以自己的能力偿还借款,以实际行动报答他们!”
1996年5月,王玲在青岛假肢厂安装上了假腿。
然而,安装上了假腿,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就等于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王玲开始在丈夫的搀扶下,学着走步。那是忍着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含着一串串滚烫的泪水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啊。开始是一米,后来是三米,再后来是十米,一百米……晚上王玲拿下假腿,只见截肢面都磨出了鲜血。可是,王玲还是坚持着练。她每走一步,都咬着牙在心中喊着:“坚持!坚持!再坚持!……”
王玲终于甩掉了拐杖和搀扶,她能独自一人行走了。
重新站立起来,对王玲来说,莫过于又一次人生的复活。但是,还有一种隐隐的痛苦和遗憾埋在心底——那就是那些健全人难以体会到的心情。王玲在夏天,无法像那些健全的女人那样,自豪地穿着裙子,挽着丈夫的胳膊,牵着女儿的小手,在蜿蜒的海岸边悠闲自在地散步。看到商店柜台上摆着一双双漂亮的鞋子,只能捧在手上,欣赏一番,又默默地放回柜台上。她只能穿适合假腿的鞋子,穿长裙遮盖假肢。而且,炎热的夏天,安装假腿的部位,因为不透气,截肢面竟然像在火笼里蒸煮。这些痛苦和遗憾,王玲都暗暗地藏在心里。
她还是那句话:我要用我的力量,去偿还债务!
 
还债,再苦再累也要奋斗下去
 
王玲虽然是一个弱势女子,却又是一个坚强的女子。
出院后,由于她不能再上班了,只好离开了工作多年的刺绣厂。厂里每月发给她105元生活费。王玲在家休息了一段日子,就坐不住了,想起还有十多万元的债务要还,想起女儿日渐长大,转眼间要上初中了,学校的费用是很高的。自己光在家里休息,靠丈夫那点微薄的工资,别说偿还债务了,养家糊口也是捉襟见肘。这样下去,欠战友和亲人的债务,什么时候能还清呢?
于是,王玲坐不住了,就想做点儿什么。
1998年7月,在王玲的一再坚持下,丈夫终于同意她开一家小吃店。
当时,王玲除了债务,手上已没有什么资金了。她想到银行贷款,可她没有能抵押的资产,银行也不会给一个欠债累累的残疾人贷款。王玲本来可以向政府伸手,申请低保,但她是一个要面子的人,感觉还能自食其力,不想给政府增加困难。后来,王玲根据自己的条件,决定开一家小吃店,投资少,风险不大。她在市区胜利路,考察一个经营点,租了40平方米的房子,东拼西凑,投资了10000元,开办了一家小吃店,经营家常菜。
开办小吃店,是一个很苦很累的活。天天要早起晚归,要上集市上买菜,回来还要当厨师。一个健全的人,干一天活都会累得腰酸腿疼,何况王玲是一个拖着一条残腿的人呢。但是,为了早日还清债务,再苦再累,她也不怕。
可是,真正的困难,不是苦和累,而是没有经验。苦和累都能克服,而经验是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要刻苦去学习。
王玲由于不懂餐饮业经营,一连好几个月都是亏损。王玲很急,原来开小吃店的想法是好的,是想挣到大钱,把债务还了。但现在可好,一直亏损,别说挣不到钱了,从亲朋好友那儿借来办小吃店的资金,也很快就要打水漂了。丈夫也为她着急,就劝她:“你干脆别干了!”王玲明白丈夫是心疼她。可是,她对丈夫说:“没有经验,我可以慢慢地学。如果我一遇到困难就畏惧了,我就永远是一个一事无成的人了!我不能这样打退堂鼓!”丈夫理解她,就没再劝她。看到她每天一拐一拐的从家里走到小吃店,要走很远的路,丈夫就和她商量,把家搬到离小吃店不远的棚子里住。住宿条件比过去差了,但是王玲离小吃店近了,不用再走那么远的路了。
他们在棚子里住了四年。天上下雨,棚里漏水,他们就找一块塑料布蒙在床上。夏天的滋味不好受,棚里的温度达到三十七八度,就像一个大蒸笼。他们买不起空调,就硬硬地在炎热中煎熬着。这期间,不懂餐饮业经营的王玲,一有时间就虚心地向有经验的老师傅们请教,炒菜、油炸、做面点,样样都从头学。小吃店的人手不够用,王玲就当服务员,端盘子端碗,在客人间穿梭不止。每天晚上王玲回到家,两条腿就疼得迈不上床了。丈夫把她搀扶上床,心疼地为她按摩。有时候丈夫一边按摩一边劝她:“王玲,咱们别干了吧,我能养活你。”王玲说:“咱们外边有十万多元的借款,孩子还在艺校上学,你一个人工作挣的工资只够养家糊口,大家借给咱们的钱什么时候还呢?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没有事,我能坚持下去!”
从1998年春天到2001年9月,王玲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没有打退堂鼓,一直坚持干了4年。这4年中,她收获也很大。她淘到了两桶金,一桶是生命意义的金,一桶是拼搏生存的金。她不但把所有的借款还上了,还在2002年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且,她在1999年,还身兼了青岛假肢厂烟台办事处的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05356260476
手机扫一扫
关注微信
全国服务热线:05356260476 商务邮箱:
版权归芝罘区创业协会所有 技术支持:瑞亚网络